麻雀の殇

【主萨杰、贝杰、铁船】暗夜降临-第四、五章



老福特你和我有仇吗?删了我不下三次了!😡





序章——第一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112feb7



第二章——第三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1211af6

【all杰/主萨杰、铁匠父子x杰】断翼的麻雀-19(上)、(中)

我活着回来了,@所有看我文的小天使!
抱歉啊,各位小天使!这段时间一来是因为之前一直在忙于工作——加班——值班——出差的死循环中;二来是写文遇到了一小段短暂的瓶颈期;第三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本来国庆节的时候就打算更新的,没想到我特么手贱不小心把文稿没保存就给错删了,之后就开始重写,所以就一直拖到现在了!!!!!!



这次的话就上、中两张一起发了!!!!






——————————————————








老规矩……







接下来放文:











——————————————————




第十九章-【上】
自从继任了卡吕普索的海神之位后,杰克就从船上搬到了以前他发现的那座神秘岛屿上居住,和亨利他们一起。他从海盗王的位子上退了下来:他把海盗王的位子传给了勒萨罗,黑珍珠则交给了亨利、亨利出去运送亡灵的时候黑珍珠则由吉本斯打理:
亨利试图把黑珍珠还给他、勒萨罗试图把海盗王的位子交还给他、船员们依旧叫他船长;杰克也很想继续,但杰克知道,以自己除了每个月新月和满月的四天外就是个瞎子、没法长时间走路需要依靠轮椅行动:凭借这样的一副半残的样子,如何还能再带领船员在海上冒险?他的身体已经无法再承受那样的风险。
而在生下长子弗兰克后的几年里,杰克先是为亨利生下次子——凯撒;而后为勒萨罗生下了长女——维罗妮卡(小名:维妮)。船员们就住在岛屿的另外一头,他们有时候会跟着勒萨罗出去寻找宝藏或者是随着亨利去运送亡灵,不出海时他们就一定回来看望杰克,勒萨罗和亨利不出海时则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他;杰克的父亲呢,有时候也会来岛上小住几日,默默照顾着他……这样的日子没有以前来那么惊险刺激,却也安静而和谐,等待着出海的爱人们的回来、照顾年幼的孩子、庇佑海上的生灵、有朋友父亲的陪伴,虽然一向爱好冒险探索的杰克有些不适应这样的生活,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还是变得慢慢习惯起来。
可是俗话说,日子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就当杰克以为自己的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时候,原本平静了整整16年的平静生活最终还是被打破了……
在海岸线,有两个男孩子以及一个女孩子站在海滩上四处环顾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他们就是杰克三个孩子:16岁的老大——弗兰克、10岁的老二——凯撒和8岁的老幺——维罗妮卡。
“我说哥哥们,我们待会儿给我妈妈带点好吃的东西回去吧,我看这里的鱼虾和贝类挺多的。”最小的维罗妮卡在发现海里和海滩上有许多海鲜之后向自己的哥哥们提出了意见。
“我表示赞同,不光是海鲜。”老二凯撒表示赞同“我觉得还要摘些水果。妈妈他最近身体不太好。你说是不是,哥哥?”
闻言,最大的弗兰克点了点头“的确,爸爸们现在不在,现在也不是新月或者是满月、妈妈他眼睛看不见,而且因为要变天了,妈妈的腿也疼的厉害。的确是应该好好补补。”
“对了,哥哥。据说妈妈以前不是这样的?”
“没错,我听爸爸们、外公还有吉本斯他们说过,妈妈以前经常带领着船员探索宝藏、驾驶黑珍珠参加过不少海战、击退了不少敌人。那个时候的妈妈还是九海盗王中最具传奇色彩的加勒比海盗王,远比现在要强壮多了。”
“那为什么妈妈会变成了现在这样?”
“不知道啊!”弗兰克摇了摇头“听说妈妈受过很重的伤,被人挖去了眼睛、砍断了舌头、被割断了手脚的经脉,又因为怀我的期间一直没能得到很好的照顾,所以即便外婆用自己的命来换取妈妈的命,可是妈妈依旧还是留下了些许后遗症,就现在这样……”
“所以……妈妈在大哥你出生后隔了这么多年才有了二哥和我吗?才会放弃他最爱的海上冒险生活、放弃海盗王的位子?”
“嗯哼,因为那个时候妈妈实在太虚弱了,根本没法承受生育和海盗生活所附带的压力!”
凯撒和维罗妮卡闻言,就立刻沉默了,心里满满的是对于自己母亲的心疼,他们想到了杰克清瘦的脸庞,上面总是带着对他们兄妹仨宠溺的笑容;接着脑子又想象出杰克受伤前、驾驶黑珍珠在海上驰骋的飒爽样子……前后两种截然不同的样子和体态,让孩子们是越想越心疼。年龄最小的维罗妮卡,眼泪都出来了;凯撒则是一脸的凝重脸色,虽然没有哭,但他的眼泪同样在眼眶里打着转,弗兰克也静静的没有说话,一边安慰着伤心的小妹。
过了一小会儿,维罗妮卡似是想通了什么似的,一把擦掉了自己的泪珠,然后十分坚定的说:
“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陪着妈妈,保护他。”
“我也是。”
“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保护、守护妈妈吧。”弗兰克拉住了弟妹的手“接下来我们就先去找吃的。”
“嗯。”
接着,三个孩子开始寻找海鲜。吃的是找到了,他们也发现了一个人:一个胡子拉碴、衣衫褴褛的受伤男子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毕竟祖辈都是在海上生活惯了的,也跟着在船上生活过,加上母亲又是海神,仨孩子一下子就知道这个人是遇到了风暴后被海浪冲到了岛上来的,况且他的周围就有不少船木的碎片。思虑讨论了一会儿,他们决定把这个人先带回家问问母亲之后再决定怎么处置他……


————————————


第十九章—【中】
在知道了真相之后,威尔这些年活在无比的悔恨之中:
他在途中听说海盗公会换了新的海盗大帝,这位新的海盗到底带领着海盗王们组成的舰队借由女海神和萨拉查的大副勒萨罗的帮助,从残忍的海上屠夫那里救出了被重伤囚禁的海盗王杰克·斯派洛,并将他送往了女海神那里救治……得知一点,威尔就连忙去往女海神住地,可是他到达那里时发现女海神住处的东西早已人去楼空,威尔失望而归。从这个时候起,就再也没有人看到过杰克,勒萨罗取代了海上屠夫成为沉默玛丽的船长,杰克海盗王的位子也传给了他;杰克的爱船黑珍珠交由新的海盗大帝管理……
除了这些,威尔就再有听到过任何关于杰克的消息:有人说杰克死了,虽然被救了出来却因为伤的太重而没能坚持住;也有人说杰克还活着,只是退居幕后不再出海……两种不同的说法,威尔选择了后者,他相信杰克肯定还活着,只是去到了一个没人知晓的神秘地方。所以在这些年里,威尔从未停下过自己寻找自己爱人的脚步。只是他的日子也越发的过的不好,因为有人说杰克会被海上屠夫囚禁的罪魁祸首就是威尔,杰克在被囚禁之前被威尔错怪为是杀死其妻子的凶手而遭到了威尔残忍报复:被挖去了双眼、废了手脚、断了舌头后便被威尔遗弃给海上屠夫;而威尔会认为杰克是凶手仅仅是因为他在运送亡灵时发现了他妻子的亡灵,也仅仅是因为他妻子亡灵的一句话,但威尔妻子恰恰与杰克互为情敌,她一向憎恨杰克;杰克呢,虽然一直爱着威尔甚至说可以为了忍受锥心的痛苦从自己身上剜下最好的鳞片结合自己珍贵的人鱼血和眼泪制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条项链送给威尔,却从未想过要介入特纳夫妇之间或是与伊丽莎白争夺什么,只是默默的守护着他……杰克这样的一片真心却换来了威尔如此的伤害,这样的消息一经传出,无论是海盗奴隶、王室贵族或者平民百姓、无论男女老少都称已死的伊丽莎白为毒妇,骂威尔是堪比那海上屠夫以及戴维·琼斯、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残忍恶魔。威尔每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们只要一听到威尔·特纳这个名字就会立马拒绝向他提供帮助或者是把他赶走,海盗们更是视其为仇人,恨不得杀之为快……就这样的情况,威尔只能一边通过乔装打扮、隐姓埋名的方法躲避海盗们的追杀,一边继续寻找着。
而不久前,他独自一人驾驶的小渔船遇到了风暴:结果连人带船被海浪吞没,虽然小渔船的确是被毁了,但威尔幸运的被风浪带到了某个不知名的海岛上。陷入彻底的昏迷之前,威尔想着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到也就算了,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这次遭遇风暴非但没有想让他死去,反倒在最后给他带来了一个惊喜……





——————————————————



序章~第十七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10958b8


第十八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120ad79




完蛋

完蛋了



完蛋了



完蛋了




本来想趁着今天有空更文,但突然手贱的我不小心把新写的三章文章删掉了,还没有存档!!!!


好不容易写出来的……这下得花些时间重写了

瞬间觉得悲剧了!😭😭😭😭😭😭😭😭😭😭😭😭😭😭😭😭😭😭😭😭😭😭😭

【all杰/主萨杰、铁匠父子x杰】断翼的麻雀-18

最大的雷点来了,因为剧情的需要,所以把女海神写成了是麻雀的亲生老妈,她用命换回了麻雀,麻雀的伤好了,但会留下些许后遗症。😂😂😂😂😂😂

另外麻雀和老萨的这个儿子我打算取名弗兰克,因为我稍稍查了一下:弗兰克的意思是自由之人,而麻雀喜欢自由,所以就给取了这个名字。








————————————————————







底下放文:









————————————————————




第十八章


由于杰克在船上意外早产,亨利他们先是短暂停靠于图特加港,按照船医的吩咐,由蒂格、吉本斯带着几个船员到岸上采购了一些‘孕妇’产后以及婴儿护理所必不可少的日用品和食物。随后他们才出发前往女海神卡吕普索的住处。
等快要接近目的地的时候已临近晚上,以往要么陪着杰克、要么就照看自己外孙的蒂格一反常态的待在船头,望着海岸一言不发。
亨利他们看到了就有些奇怪了:
“吉本斯,蒂格船长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吉本斯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蒂格船长与杰克这对父子都是一个样,除非他们自己说出来,否则我们想破了脑袋也别想知道!”
没过多久,亨利他们很快就靠了岸;在将四艘船全部停靠好后,蒂格就带着一群人上了岸,只余几个留下来看船。
一进到女海神住处的大门,女海神仿佛似算准时间一般、在一群人踏进屋子时就开了口:
“来了啊,真是让我好等!”
“好久不见,卡吕普索!”蒂格心情复杂的看着女海神一眼
“好久不见,蒂格!几十年了,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卡吕普索似笑非笑的看着蒂格“如果不是这次咱们的杰克出事,你或许压根就不会来。”
“卡吕普索,我……我没有保护好小杰基。”蒂格想要解释什么,却被女海神所打断。
“行了,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所以我也没有怪你!”
“尊敬的女海神,虽然很冒昧,但……”吉本斯大着胆子问“您和蒂格船长他的关系……”
“我和蒂格的关系,我想不用我说,你们就应该已经猜到了!”女海神笑了笑“谢谢你们救了我唯一的亲生儿子。”
“!!!!!!”
这下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第一是因为他们没想到杰克竟然是女海神唯一的后代,那么他就是个神二代;第二是因为杰克即是蒂格的儿子又是女海神的儿子,那么蒂格和女海神才是真正的一对;第三是因为他们终于知道戴维·琼斯一直死追着杰克不放的原因,恐怕不光光是杰克欠了他的债……这样的重磅信息实在是太令人震撼了点!!!!!
过了许久,最终还是女海神最先打破了屋子里安静的氛围:
“好了,说了这么多。可以让我看看杰克了吗?”
“当然,尊贵的女海神!”接她话的是勒萨罗,他抱着杰克走到了女海神的面前,同样跟着的还有亨利,他的手里抱着之前杰克新生的男婴。
看到杰克一副昏睡不醒的虚弱样子以及亨利怀里那个和杰克长的很像的男婴,加上之前算到杰克被萨拉查囚禁,聪明的女孩生已经知道了这个男婴的身份。
“这个孩子……”卡吕普索逗弄了一下婴儿“长的和杰克小时候很像。”
“是啊!”蒂格来到女海神的身边“和咱们的小杰基刚出生的模样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女海神抱着男婴逗弄了好一会儿“这个孩子取名字了没有?”
“还没,我们打算让杰克醒了之后让他亲自来取。”
“了解。”女海神又把孩子交还给了亨利“接下来你们去外面等着,我帮杰克治疗的时候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扰或者看着。”
众人点了点头,随后朝着屋外走去。
“蒂格!”
当蒂格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女海神叫住了他。
“怎么了?卡吕普索?”蒂格回头,发现女海神正望着,那眼神里莫名的让他感觉一种诀别的意味。
女海神深深的望了一眼蒂格“照顾好我们的儿子和小外孙。”
“嗯!”蒂格点了点之后便走出了屋子。
“杰克,我亲爱的孩子。”这会儿,卡吕普索才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放在杰克的身上;她轻抚着还在昏迷的杰克的苍白的脸“原谅我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受了这么多的伤害;原谅我擅自封了你的血统,让你失了记忆;原谅我没有陪在你的身边,让你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的保护。”
“虽然很想听你喊我一声母亲,但……”女海神有些苦笑的自言自语道,附在杰克额头上的手散发出一阵一阵的光芒,将杰克给整个人包裹住“但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杰克所受的伤在愈合,虚弱的身体在慢慢的恢复!
“你的手和舌头都能够被治愈,眼睛和腿也是如此,但多少还是会有些后遗症。你的眼睛白天是看不见的,只有晚上才能才能看见;你的双腿可以走动,但不能长时间战力,依然需要依靠轮椅!”
与逐渐恢复的杰克形成相应对比的,卡吕普索却越来越虚弱,身体也开始变的透明。
“很抱歉,杰克。希望你以后好好的。”
女海神在杰克的额头轻轻落下不舍的一吻:
“还有我爱你,我最爱的儿子!”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杰克的模样变回了他20来岁的样子;在杰克的眼角留下眼泪、睁开眼的那一刻,卡吕普索也化成了点点光芒。
“卡吕普索……”杰克伸出手,那些光点落在他的手上彻底消失不见,至亲亲人的离去让他吼了出来:惊天的一吼,带着愤怒与悲哀;刚刚还风平浪静的海面上突然挂起了风暴,天空也降下了磅礴大雨。
原本守在屋外的一群人闻声都被惊呆了:
“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吉本斯有些好奇。
“……”蒂格最先开口“我进去看看,你们先等着。”
众人纷纷点头,随后蒂格就开门进了小屋,一进门就看到杰克背对着们坐在那里。
“小杰基?”蒂格看着自家儿子的背影,似是预感到了什么似的喊了一声。
“Daddy!”听到喊声的杰克回过了头,众人发现他的容貌回到了他年轻时的样子,眼睛是依旧是漂亮的巧克力色,不过却变成了野兽一般的妖冶竖瞳,眼角有继承了海神之后的纹记,脸上满是泪痕“卡吕普索她……他……”
“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小杰基!”蒂格上去将杰克抱紧怀里,安慰着自家儿子“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的。”
杰克在他怀里不停的哭,泪珠凝结成一颗颗宝珠跟着不停的落下,蒂格眼睛里也闪着泪光。
而在门外的一群人,听到这简短两句对话,也就猜到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女海神卡吕普索牺牲了自己,用自己的命换回自己唯一儿子的身体的康复、记忆的回归、以及海神血统的觉醒。
一时间,屋里屋外鸦雀无声,只剩下那女海神之子的哭声。
哭了许久,杰克终于慢慢停了下来。
“Daddy,亨利他们呢!”
“他们都在外面等着呢!”蒂格朝着外面喊了一声“小子们,都进来吧。”
听到喊声,一群人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
蒂格侧身让开,好让众人看到杰克。
最先开口的是吉本斯“你没事儿了吧?杰克?”
“当然,虽然卡吕普索说过多多少少会留下白天不能见光、只有晚上才能有视力和能走路却不能长时间站立的后遗症,但起码大部分都已经恢复了!”
“太好了,杰克。”亨利到底还年轻,看见自己最心爱的爱人此刻就在自己的眼前,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故,不由的鼻子一酸,竟直接扑进杰克怀里痛哭“都怪我之前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伤害。”
“我不会怪你的。”杰克伸出手拍了拍亨利的背,调侃着他“你不是也把我给救出来了不是嘛?我以后得听你的命令了,我的新海盗大帝。”
“可你是新的海神,海盗大帝也得听海神的话啊。另外……”亨利停了停继续说“能把你救出来,光有我们海盗舰队可不行,还有另外一个必不可少的存在。”
“我知道。”杰克的目光落在了勒萨罗的身上,亨利也乖乖的放开杰克,从勒萨罗手里抱过了婴儿。
杰克试着慢慢站起来,又慢慢走向勒萨罗,但由于一年多来的未走过路的不适应加上才刚刚恢复,他没走几步就有摔倒的迹象,勒萨罗立刻眼疾手快的抱住了他,心疼的嘀咕着“你才刚刚恢复,杰克。走路慢慢来,别摔到了!”
“要是我摔了,你会心疼吗?”
“废话,你要是摔疼了或是发生其他以外的话我当然会心疼。”勒萨罗继续唠叨着“而且是心疼到要死。”
“谢谢你,勒萨罗。”杰克伸手捧住勒萨罗的脸,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这也让对方成功安静了下来“谢谢你在我最悲惨的那一段时间有你的陪伴,也谢谢你为了我所做出的牺牲。所以……”
“杰克!”
杰克看向一边的亨利,后者点了点头。
征得了同意以后,杰克抱住了勒萨罗“所以我希望我以后那漫长的时光里,依然有你的继续陪伴,就和亨利一样。”
“我……”
“勒萨罗,如果能多个人能真心实意的去爱杰克,那么我不介意将我的位子分你一半。”亨利也十分淡定,且十分的骄傲。
“well,OK!”蒂格也跟着说“你和亨利小子都是不错的‘女婿’人选。”
“……”勒萨罗沉默了一会儿后便紧紧搂住杰克的腰并吻了吻他,然后十分坚定的说“我勒萨罗用我的灵魂等一切起誓:我永远都会守护在你的身边,我最爱的杰克!”
闻言,杰克终于笑了。
“好了杰克,还有件事需要你去解决。”亨利将孩子抱到了杰克的面前。杰克立即明白了,他从亨利怀里接过襁褓。
“小杰基,虽然你恨海上屠夫,但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抱着孩子的手紧了紧,杰克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他的确恨这孩子的父亲,他是造就自己悲惨遭遇的罪魁祸首之一;可正如蒂格所说的那样,这个孩子是无辜的,他的身上也留着自己的血,是从他身上掉下来的骨血,这让他舍不得对这个孩子、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狠手:或许是感受到了来自于母亲的体温与气息,原本哭闹的孩子一从亨利怀里到了杰克怀中之后立刻就安静了下来,睁着和杰克一样的巧克力色眼睛看着他,一边咿咿呀呀的叫着,一边不停的挥动着双手似是在向求抱抱。杰克轻轻晃动孩子,嘴里哼着摇篮曲的调调。
“弗兰克!”直到这个孩子睡着,杰克终于是开口了“这个孩子的名字就叫弗兰克,意为自由之人。”
说完,杰克就不抱着孩子进了最里面的房间,不再搭理别人……






————————————————————





序章~第十七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10958b8



【主萨杰、贝杰、铁船】暗夜降临-第二章、第三章



花了些时间,两张一起发上来吧!😂
这篇文,萨杰前期虐,麻雀曾有过→老萨的一段感情,(另外,表问我为什么这篇文里兄弟几个姓氏会不一样,因为可能是剧情需要!😂😂😂😂😂😂😂)








——————————————————



底下放文:




——————————————————






第二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萨拉查最先醒了过来。
“唔……”萨拉查动了动身子,之后便听见旁边响起了欢呼声。
“快,去通知冥王陛下。大皇子醒了。”
接着是有人往外跑的声音,艰难的睁开了双眼想要起身 。一边的女仆们立刻将他扶起,让他靠在软垫上。此时,萨拉查终于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人和物,似乎和原来的大相径庭。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一种类似于古装的衣服。想了想,萨拉查的脑海里得出了一个结论,自己似乎是来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自己好像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里。
‘TMD,那家伙真是个害人精。自己想死就算了,还要拖累别人。’萨拉查在自己的心里对杰克狠狠的骂着,不过还好自己的新身份是个什么太子,非富及贵。也不知道吉瑞娜和巴博萨怎么样了。
正当他想着事情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女仆的叫声:
“参见冥王陛下,二皇子殿下!”
“起来吧。”
随后一群女仆簇拥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他就是冥王了吧。’萨拉查先是看了看两人中比较年长的那个,而后又看向了另外一个人,当他看清楚后面人的长相时,他吃惊极了。那不是巴博萨吗?
正当他想着什么的时候,冥王走到了他面前温柔的说:
“阿曼多,你好些了吗?”
“多谢父王关心,儿臣好多了。”萨拉查回答到。
“那就好!”冥王无奈的摸了摸儿子的头“你都1800岁的人了,怎么好好的就掉到河里去了呢?你也太顽皮了!”
(神、魔、妖的年龄与人类不同,他们的1岁等于人类的100岁,18岁就相当于1800岁。)
“对不起啊,父王。”萨拉查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我以后不敢了。”
“你啊……”冥王摇摇头“你才刚醒来,本王就不打扰你了。让你二弟陪你聊聊吧。赫克托!”
“是!”
随后,冥王吩咐好一切后,先离开了。
待冥王刚离开,萨拉查就对巴博萨问到:
“赫克托,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哪里?吉瑞娜和那个人呢?”
巴博萨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冥王神殿里了,我也不知道吉瑞娜和杰克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也跟我们一起过来了,而且现在还活着。不过,我们只能过段时间再找他们了。”
“吉瑞娜是肯定要找的,不过那个家伙就不用了。他死了也活该。”
“阿曼多,别这样。我想杰克他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我看他就是故意的!”萨拉查陡然变高了“如果不是他那个不男不女的人妖我们会被拖到这个世界来?他还真被我说对了,是只狐妖。”
“阿曼多!”秋晔杰皱了皱眉“你不要这么说了。其实杰克他是……”
“我说的实话。好了,我要睡觉了,你先回去吧!”说完,转身睡下。
巴博萨无奈的摇摇头“好吧,那我先走了。”
就这样,本来对杰克就有偏见的萨拉查因为这次的以外事故对他从原来的小意见变成了浓烈的狠意,这也是完成日后杰克的悲惨命运的导火索……





——————————————————




第三章


过了几日,萨拉查的身体也恢复了。他和巴博萨一起被叫到了议会厅。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什么?要我取那个双性的狐族原储君——杰克·斯派洛为太子妃???”萨拉查吃惊到“为什么?我不要取他。”
“没有为什么,这是冥狐两族早就商定好的事情,不容你愿不愿意。你二弟会同时和你举行婚礼,他的妻子是仙族的公主——吉瑞娜。”
“!!!!!”萨拉查看向了巴博萨,后者则点了点头。萨拉查彻底无语了,吉瑞娜嫁给巴博萨是意料之中的,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恋人。他无法接受的是他竟然要取那个最令他讨厌的人作为自己的太子妃。
“好了,你们都好好的准备。一个星期后,即刻举行婚礼。”冥王说到。
“是。”
…………
在妖界……
独自一人坐在窗前,杰克静静的坐着,狐王的长子是他真实的身份。他本来的原型就是一只年轻漂亮的,即使在狐族也很稀有的九尾雪狐。身为狐族储君的杰克本该享受尊贵与荣华的,但是现在却……
突然,一直保持沉默的杰克开口了: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詹姆斯。”
“殿下。”名叫詹姆斯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的全名叫詹姆斯·诺灵顿,和杰克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他比杰克年长几岁,所以一直把杰克作为自己的弟弟一般对待,一直都照顾着他。而这次他是作为杰克的陪嫁士卫一起去冥界的。
“殿下,我们该走了。”
“嗯,是差不多了。”
他们来到皇宫的大门口后停了下来。意料之中的冷清,狐王和狐后没有来,大臣们没有来,就连一个最卑微的仆人都没有,有的只是一辆独角兽车和一个年长的车夫。
“詹姆斯,父王母后他们为什么没有来?”
“呃……他们好像……好像…… ”诺灵顿支支吾吾的,似乎在纠结什么。
“算了,他们来不来都一样,反正……呵呵……”杰克苦笑到“反正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我的死活。”
“殿下!”诺灵顿皱着眉叫了一声。
努力的收回了即将流出来的眼泪,杰克在上车前再一次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狐王城堡,那是他的家乡,这次离开后他就再也回不来了吧。
“我们走吧。”
“嗯。”
“吉本斯,麻烦您了。”杰克淡淡的对车夫说“劳烦你送我去冥界。”
“没关系的殿下,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会和詹姆斯一样陪着你的。”老车夫也对杰克说“你先上车吧。”
“嗯。” 随后杰克和诺灵顿上了车。
老车夫赶着独角兽车出发了。老车夫名叫吉本斯,对于吉本斯来说,杰克这个孩子虽然是狐族的长子,然而却是他一手带大的,除了诺林顿之外,吉本斯是唯一一个了解他,愿意心疼他的人。他知道眼前这个孩子受得苦太多了,因为自己身体特殊的构造,让杰克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另类,杰克的母亲早亡,他的父亲以及继母不喜欢他,大臣视他为怪物,就连那最低微的仆人与奴隶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可以肆意嘲讽他。不公的命运让才1700岁的他过早的尝到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在掩盖在虚有其表狐王长子的光环下的那颗心早已是千疮百孔。虽然杰克与王位失之交臂,但吉本斯本以为杰克起码能过安安稳稳的生活,只是他失策了。为了自己的私欲,杰克的父亲听信了那些腐朽内阁大臣的建议以及在继母的怂恿下,把杰克给卖了,像个没有人格的牲口一样被卖到了冥族……










——————————————————

序章——第一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112feb7

【all杰/主萨杰、铁匠父子x杰】断翼的麻雀-17

麻雀生了!

麻雀生了!

麻雀生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麻雀生了个儿子,但我脑容量不够大,征集麻雀儿子的名字,各位小天使一起来想想!😂😂😂😂😂😂









(另外,待会儿我还会发一段新文的序章看看效果!)











——————————————————————










底下放文:









——————————————————————



第十七章


营救计划成功后,海盗舰队被暂时遣散,海盗王们有的回了沉船湾、有的回归了自己的海域;而蒂格船长则决定和亨利他们一起去他们的目的地,一来是他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去见见许久未见的那位女海神;二来是他要守着杰克,虽然他平时看似神出鬼没、一天到晚不见人影,但他一直都有关注着杰克,他是他唯一、也是最爱的后嗣:于是蒂格就和亨利和勒萨罗一样守着杰克,他们的目的几乎相同,唯一的不同就是他守的是儿子,而亨利和勒萨罗守的是爱人:
睡够了的杰克醒了过来,艰难的想要翻个身,这样轻微的动作惊醒了一直守护在旁边的亨利。见自己的爱人醒来,亨利感到十分的惊喜:
“你醒了啊,杰克!”
“!!!!!”
亨利想要上去抱抱杰克,但杰克却躲开了,一下子害怕的缩了起来,不停的颤抖着。
“杰克,你怎么了?我是亨利啊!”当亨利试图再次接近自己的爱人时,受惊的杰克爆发出了惊恐的尖叫,试图逃跑的他从床上滚了下去,不慎撞到了肚子,立刻疼的脸都白了!可他就是不让亨利靠近。
“……”看着杰克这样的一副样子,亨利有些心酸,曾经那样骄傲、最优秀的海盗王变的极为脆弱,心智退化成了一个小孩子……
不出一会儿,勒萨罗他们听到响声立刻冲进了船长室,一开门就看见杰克蜷缩在地上抖成一团,而亨利无奈的现在旁边、一副想靠近又不敢往前的纠结表情。
“别怕别怕,杰克!”一见这样的场景,勒萨罗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好无奈上去将杰克抱进怀里,柔声安慰他“我们已经逃出来了,我们已经安全了。”
闻到熟悉的气味、听到熟悉的声音,杰克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在勒萨罗的手心写到:这里是什么地方?刚才的人是谁?
“我们在荷兰人号上,刚才的那个人叫亨利,他是荷兰人号的船长,他也是你的爱人,是他冒着危险把我们救出来的!”勒萨罗停了停继续说“还有三个人,分别是你的父亲——蒂格船长;还有一个是你的大副——吉本斯;你被囚禁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一直在四处找你,也一直在为自己没能保护好你而懊悔着,所以在得知你的下落后他们立刻就带着人来救你了!
杰克安静了会儿后就伸出手朝着前方摸索着什么,勒萨罗也知道他的意思,他朝着亨利他们三个使了个眼色。而后者则来到杰克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握住对方的手。杰克挨个沿着三人的手臂一路往上,仔细的抚摸着他们的脸:嘴唇、脸颊、鼻子、额头、眼睛,因为失了眼珠而看不见,所以杰克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辨认对方的样貌。而后又在勒萨罗的手上写出了他想要说的话:虽然我已经不记得你们了,也不记得以前的事,但总有一天我会慢慢想起来的,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看到这样,三个人忍不住默默哭了起来!
“我们不会介意你什么的,我的杰克。”亨利更是一把抱住杰克“你受了太多的伤害,以前的事你实在想不起来就算了,只要你以后好好的。”
“呜……!”闻言,杰克微微笑了笑。但突然之间,他的笑容瞬间凝结,转而是一声痛苦的微呼。
顿时在房间里的四个人立刻慌了。
“杰克,你怎么了?”亨利担心的问。
杰克没法说话,只能将抱住自己的肚子,他的身下开始被鲜血晕染。这下他们才知道大事不妙。
“吉本斯,你让底下的船员赶紧准备干净的淡水烧开;亨利,你准备一些干净的布还有剪刀之类的东西;勒萨罗,你去把你带来的船医还有叫来。快去准备!”在其他三人还在愣神的时候,倒是蒂格最先反应过来“我估计小杰基这是要生了!”
得了命令的三个人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去准备,蒂格则是把杰克抱回了床上,然后不停的安慰着他“小杰基,你在忍耐一下,船医马上就来了。”
没过多久,勒萨罗就带着船医进了船长室,顺便还带来几个懂得医术的海盗;接着是亨利抱着剪刀和一堆干净棉布;船医在做了检查之后,也就印证了蒂格的话:
“因为斯派洛之前从床上滚下来是撞到了肚子,这孩子是要早产了!”
“船医,不管怎样!”蒂格担心的说到“你一定要确保我小杰基的安全!”
“您放心,蒂格船长。我一定尽力!”
亨利他们几个在船长室外等待着,一盆一盆的新烧开水被端了进去,再是一盆盆浸泡带血棉布的血水被带了出来;伴随着房间里那不成调的凄厉呜咽,不光是亨利他们四个,就连船上其他船员的心都被揪了起来,他们心里都期盼着杰克能够平安无事……
也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等到船长室里的尖叫声慢慢低了下来,婴儿特有的嘹亮哭声响起,船上的所有人有那么一瞬间的短暂愣神,紧接着甲板上爆发出了欢呼声。
又过了一会儿,船医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船医!”
“斯派洛生下的是个男孩,目前母子平安。”
终于,亨利、勒萨罗、蒂格以及吉本斯四人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那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
四个人立刻冲进了船长室内,只见杰克无力的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而在一旁,有船员正在给新生的婴儿擦洗身上混着鲜血的污渍。
勒萨罗上去抱起杰克,好让船员把染血的床单被子换掉;亨利则帮着擦拭着杰克额头上的汗渍,蒂格倒是接过了已经擦洗完、并被包裹好的婴儿。
“蒂格船长,这个孩子长的好像杰克。”吉本斯捏了捏男婴的脸。
“这孩子是海上屠夫的孩子!”
“蒂格船长,您不会是想把这个孩子给……”吉本斯闻言一惊,把杰克又放回床上的勒萨罗和亨利也是
“这个孩子的父亲是个渣,可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你们想多了,我不会伤害这个孩子的!”蒂格见三个人都一副被吓到的样子,知道他们是误会了“他是有海上屠夫的血统,但他也是小杰基的儿子,我的外孙,我怎么可能舍的伤害他。”
接着蒂格来到了床前,并把孩子抱到了杰克的面前:
“小杰基,你生的是个很可爱的男孩,他长的很像你小时候。”
闻言,杰克伸手摸了摸孩子,嘴角有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但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亨利他们很担心,但是蒂格显的很淡定:
“别担心,我想小杰基应该只是因为太累了。”
“的确,斯派洛因为生产失血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精力。”一边的船医也说“让他先好好休息,日后再好好调理就能恢复的。”
闻言刚刚还担心的三人立刻就放松了下来……





——————————————————————




序章~第十六章·下: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10958b8

又一个奇葩脑洞来了

突然又有了一个灵感,半夜睡觉做梦时的产物,想结合以前我写的另外一篇没发过网上的文来进行一次改编,然后成为一篇新文:😂😂😂😂😂
这次的脑洞依旧是一个NPx杰克的脑洞,CP去掉了亨利和独眼大副x杰克,添加了贝杰cp,萨杰和铁船依旧不变;
另外文的背景北非加勒比海盗,为中式风格与西方玄幻风格的结合体,人物的性格也有变动……😂
有没有想看这个奇葩脑洞的小天使啊?有的话那我就准备开坑了!(当然如果这个坑开挖了,那会和正在现在正在写的《断翼的麻雀》一文同步更新)!

想看的小天使底下评论就跟我说一声

【all杰/主萨杰、铁匠父子x杰】断翼的麻雀-16(上、中、下合并)




第十六章·上
亨利以及黑珍珠上原本的一些船员以成为亡灵的代价换来了女海神的帮忙,卡吕普索也按照约定的将黑珍珠从海底打捞了上来,并将黑珍珠完完整整的给修复;接着亨利将带来的人一分为二,他本人亲自坐镇荷兰人号、而黑珍珠则由吉本斯带着另一对人负责……就这样两艘船一起加足了马力,以最快的航速向着沉船湾……
黑珍珠是身为九海盗王之一:杰克的心爱座驾,荷兰人号则是运送亡灵的亡灵鬼船;单单一艘黑珍珠就有足够吸引人瞩目的了,这会儿,一黑一白的两艘船一同出现在沉船湾那就算的上是奇观了。她们刚刚驶进港口时,整个沉船湾的沿岸线都聚满了前来观看的海盗们,而这些人中就有那海盗法典的守护人、杰克的父亲——蒂格船长和几位海盗王。
将船停靠好后,亨利带着船员在众人的目光中踏上了沉船湾。到达入口处时,亨利抬头望向高处、蒂格所待的那个地方:
“我是亨利,亨利·斯派洛。求见尊贵的海盗法典守护人蒂格船长及各位海盗王。”
听到亨利报上自己的名字,众人皆是一惊,纷纷看向蒂格。蒂格挑了挑眉没说话,只是带着考究的目光打量着亨利,而亨利也是如此,两人的目光互相对视了一会儿。
“让他们进来!”最终,蒂格开口对身边的手下说到。
得到允许后,亨利他们得以进入到了沉船湾内部:
“年轻人,你来到沉船湾的目的是什么?”蒂格没有依然没有说话,倒是其他的海盗王先开口了“黑珍珠是杰克·斯派洛的船,荷兰人号是威尔·特纳的船,他们两个人呢?另外你的姓氏?”
“我本姓特纳,威尔·特纳与伊丽莎白·斯旺之子。”亨利淡淡的说“但我母亲与一年前被人所杀,威尔·特纳受人挑拨犯下大错,误以为我母亲是杰克杀的,所以为报仇在重伤杰克之后将杰克亲手送到了复活的海上屠夫——阿曼多·萨拉查的手里。”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吃惊了,而刚刚还淡定的蒂格这下也不淡定了。
“你说什么?”蒂格的弟弟,与杰克同名的杰克叔叔听闻自己的侄子遭遇如此的事情之后立刻红了眼“威尔·特纳竟然重伤小杰基之后把他扔给了海上屠夫,他竟然会这么做?他知不知道小杰基为了他付出了多少!”
“杰克是九海盗王之一”坐在蒂格身边的一个海盗王说到“威尔·特纳这么做未免太过分了,就算他是深海阎王、海盗大帝的丈夫,但他也没有权力一个人处置堂堂一个海盗王!”
“就是,是欺负我们海盗没人了?”
海盗们一个个愤慨的说,他们相信杰克绝对不会是凶手,虽然杰克总是闯祸、惹麻烦,但他们知道杰克的本性还是善良的!
良久,蒂格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拿出火枪对准了亨利“你的父亲既然敢伤我儿子,那我就让他也尝尝这样的滋味!”
“我身为杰克的爱人却没有保护好他,让他遭受伤害是我的失责,所以如果蒂格船长您要杀了我为杰克报仇,我也不会反抗。但……”亨利没有躲闪,只是冷静的看着蒂格和对着自己的枪“但只有一点,请您和各位海盗王帮我一个忙,请你们帮我救出杰克!只要杰克能活着被救出来,那让我去死都可以。”
“蒂格船长,您不能杀亨利。”见情况不对,吉本斯立刻拦在了亨利面前,替他求情“亨利为了杰克,已经决心和威尔·特纳断绝了父子关系,改姓斯派洛,并夺走了荷兰人号。自杰克被海上屠夫抓走后他带领我们一直在寻找杰克的踪迹。这一次他为了寻找杰克,以变成亡灵的代价与女海神交易,得到了她的帮助!亨利与威尔·特纳不同,虽然威尔·特纳残忍,但亨利和他不同,他是真心是爱杰克的。”
“……”最终,蒂格收起了枪。看了亨利一眼“那么你有什么打算?”
“女海神预言,沉默玛丽会在下个星期晚上在图特加港停靠,我需要你们随我一起出海,帮我救出我的杰克。另外她还说,萨拉查手下有个叫勒萨罗的独眼大副,他已经为杰克多次对抗过萨拉查,他是个可以拉拢的对象。在沉默玛丽暂时停港时勒萨罗会要是上岸,到时候我们需要说服他配合我们行动。”
“那么亨利,你以什么身份指挥我们?”
“我没有什么身份让你们信服!”亨利停了停继续说到“我现在仅有的身份就是荷兰人号的现任船长、黑珍珠号的代理船长,以及……杰克爱人的身份来求你们!”
“……”
众人沉默了,整个室内的气氛变得很沉闷。
“黑珍珠在你的手上,既然你是小杰基的爱人,那你可以暂代他的海盗王的位子。另外你的母亲生前曾是海盗大帝,那么……根据海盗法典……。”最终还是有蒂格船长打破了沉默,他摘下了帽子“从现在开始,我们听命于您的吩咐,新的海盗大帝——亨利·斯派洛!”
有了蒂格的开头,其他的海盗王也纷纷对亨利表示遵从。
看到眼前的样子,亨利悄悄红了眼角,他努力收拾了一下情绪“谢谢,谢谢你们能帮我!”
“下令吧,亨利船长!”
停了一下后,亨利也戴上了他的船长帽“立即做好准备,然后马上出发前往图特加港!”
“遵命。”
还快的,没花多久时间海盗们就集结了各自的船员和船,以蒂格的游吟诗人号、亨利的黑珍珠与荷兰人号为首,组成了一只舰队,前往图特加港附近的海域……



第十六章·中
海盗舰队花了一些时间,很快就达到了图特加港附近的海域,比卡吕普索预言所规定的时间还要早上个三天天。这让亨利他们有了更多时间可以安排接下来的计划:比如如何在海上隐藏这么一只庞大的海盗军队?比如确定勒萨罗下船后回去哪个地方?又比如说服勒萨罗,让他配合行动?他们互相商量了之后,将海盗船伪装成过往商船或者是私人运输船停放在港口,而与沉默玛丽交战过的黑珍珠和一看就是亡灵船的荷兰人号停放在相对来说离进海口较远的地方,留下必要的船员在舰队的船上留守之外,其余人全部伪装成平民或者是普通水手在图特加港各个地方冲当眼线……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亨利就开始静待目标的出现。等到了预言那天的晚上,沉默玛丽果真就像卡吕普索所说的那样出现在了图特加港,勒萨罗单独一个人从沉默玛丽上来开着小艇登录到了岸上。
而一早就发现他的亨利、吉本斯立刻就跟了上去:
在街上采购物品的勒萨罗自然也不是吃醋的,他本身为海军将领出身,加上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海战,早就让他练就了一身耳听八方的本领与敏锐。他也早就知道亨利正在跟踪他,只是他在假装不知道而已,他想找个合适的时间点来弄清楚亨利跟踪他的原因。
这样想着,勒萨罗就径直去往了酒馆,一来他要去给杰克买他最喜欢的朗姆酒,二来酒馆是个聊事情的好地方。进了酒馆,勒萨罗给了酒馆老板一些金币后就径直上了酒馆二楼的酒窖。
“吉本斯,你在这里等我!”
“可是……”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说完,亨利也跟着上了楼。
二楼的酒窖内一片漆黑,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勒萨罗并没有点灯,不过亨利但也不感到奇怪,只是淡淡的笑到“勒萨罗大副,你不用躲了。我知道你在这儿。”
没一会儿,勒萨罗就点燃了手里提着的灯。
“我们又见面了,海上屠夫的独眼大副先生。”
“……”
“杰克在你们手里,我听说你已经为了杰克已经与萨拉查公然对抗过以至于丢了大副的职位和军衔,对吗?”亨利问道“而且不光如此,你对杰克很在乎,对吗?”
而勒萨罗听到对方提到杰克,立刻就警惕了起来,抽出随身携带的火枪对准了亨利“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要紧张!”亨利被对方用枪指着倒也不躲“我是想让你和我联手把杰克从萨拉查手里救出来。”
“我为什么要帮你?你有什么理由让我帮你!”
“你要理由?我倒是有条理由绝对可以说服你”亨利笑了笑,脸上带着十足的把握“就凭你和一样深爱着杰克,而且我们都为了他对抗过别人……这条理由够吗?”
“……”
“怎么样?勒萨罗先生!你……”虽然勒萨罗现在没有说话,但看到他在思考的样子,亨利就知道他已经妥协了。
收回枪,勒萨罗直盯着亨利“告诉我,你们的打算。”
“偷袭沉默玛丽,趁乱救出杰克。”
“萨拉查不是这么好对付的,更何况还有沉默玛丽这条鬼船!”

“鬼船?这没有什么好怕的。”
“你就这么自信?”
“我们这也有亡灵船啊,从威尔·特纳手里抢过来的荷兰人号、让女海神从海底复原的黑珍珠这两艘可是不属于沉默玛丽的上等亡灵船,而且我们这还集结了海盗公会所有的海盗、船,组成了舰队,萨拉查是很强,但我们人数上占优势!况且……”亨利停了停继续说道“况且,没有最基本的自信,怎么能救出杰克!”
“你需要我做什么?”
“目前你只需要回到沉默玛丽上,尽量让萨拉查或者是其他亡灵放松警戒,以便增加偷袭的成功率,同时在开战前确保我们能够知道沉默玛丽的航行方向和路径!另外就是在我们行动的时候和我们里应外合,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没问题!”
“勒萨罗先生以前可是很忠于萨拉查的,没想到现在你会背叛他。”见对方的答应的如此之快,亨利笑了
“因为他伤害了杰克,我向杰克发过誓,只要有机会,那无论要什么样的代价我也一定要救他出去,并永远守护他!倒是你……”勒萨罗反过来看着亨利“是什么让你背叛你父亲!”
“我想……我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亨利朝着勒萨罗伸出了手“合作愉快,勒萨罗先生。”
勒萨罗也同样伸出手,与亨利握了握“合作愉快,亨利小子!”
“那我先回去了,太晚回去的话一来是萨拉查他会起疑心,二来是杰克现在不太能离得开我,我怕他睡醒了之后见不到我会哭闹!”
“嗯。”
两个人,本是见面就打的死对头,但此时此刻他们因为同一个人,站在了相同的一边,形成了目标目标统一的共同战线。
站在酒馆二楼通过窗户目送采购完物品的勒萨罗离开返回沉默玛丽。吉本斯倒是有些担心了:
“Cap,勒萨罗这个人信的过吗?万一他将我们的计划……”
“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做的。”
“是因为女海神的预言吗?但预言终究还是预言,难免会有失策的时候啊!”
“不,我说信得过他不是因为卡吕普索的预言!而是因为我从他身上看到了和我一样的地方。”
“是什么?”
“爱,对杰克的爱和绝对忠诚。”亨利淡淡的说“仅凭这一点,我信得过他!”
“……”
“好了,吉本斯。”亨利戴上了自己的船长帽“给其他海盗王们发去消息,告诉他们准备起航。”
“是,Cap!”



第十六章·下
回到了沉默玛丽上后,勒萨罗还是向往常一样工作:照顾有孕且即将临盆的杰克,并将计划告诉了之前就表示要跟他一起的船医;勒萨罗还将自己的心思和情绪隐藏的一干二净、干净到迷惑了沉默玛丽上的所有的亡灵船员,也迷惑了萨拉查。他重新取得了萨拉查的信任,萨拉查也恢复了勒萨罗大副的职位。
勒萨罗表面上很认真的工作,对萨拉查也如之前一样忠诚,可是在背地里却按照和亨利说好的那样实施着自己的计划:比如迷惑沉默玛丽上包括萨拉查、除去船医以外的所有亡灵,让他们放松警惕;比如用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将沉默玛丽的航向和目的地告诉亨利他们;又比如以各种合适的理由,把萨拉查手中、杰克的罗盘给骗到了自己手中等……另外还和船医通过亨利从女海神那边问来的办法研究出了一种针对亡灵的药剂,将这些药剂混在酒水食物里让全船亡灵喝下,在不知不觉中逐步消耗亡灵的力量。
等到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勒萨罗就放出消息给亨利,和他约定了一个开战的最佳时机点。接到消息的亨利立刻就给其他人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深夜,亡灵们因为勒萨罗和船医的算计而纷纷入睡,沉默玛丽就这么停泊在海上。感觉时间差不多的勒萨罗将水箱里的人鱼捞出来抱了抱“杰克,无论待会儿外面发生了什么,无论听到了多大的动静?你都不要害怕,乖乖和船医待在这里等我回来,听懂了吗?”
杰克闻言,知道对方是要冒险救他出去,不想给勒萨罗再添危险的他乖巧的点了点头,顺便拉过对方的手在手心写着什么,让他注意安全!
勒萨罗笑着在杰克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转而将随身的一柄短剑和装满弹药的火枪给了船医:
“暂时帮我照顾好杰克,同时确保你们的安全。”
“是,勒萨罗大副!”
说完,勒萨罗又看了看水箱里的杰克,然后走出了船医室!
在外面,庞大的海盗舰队已经包围了沉默玛丽,亨利就站在为首的三条船之一、荷兰人号的船首,勒萨罗也走上沉默玛丽的船首,看着亨利,对他微微颔首;得到信号的亨利举起了火枪对准夜空,舰队的也已经做好了开火的准备:而随着亨利的一声枪响,所有火炮一齐向沉默玛丽发射了一枚枚的炮弹,纵使沉默玛丽再厉害,她也无法抵挡住数量众多的炮火,虽然没有沉默,但也很快就失去了行动力!
亨利一手抓住一根绳子,一手举着佩剑,脚踏在船沿上“给我上,今夜是新月之夜、他们最弱的时候,所以给我狠狠的打,务必救出海盗王杰克·斯派洛!”
得到命令后,海盗们全部通过绳索和船板来到了沉默玛丽上,被惊醒的沉默玛丽亡灵都从睡梦中醒来,慌忙从船舱出来,但因为勒萨罗之前给他们下了药,又因为是新月,所以战斗力格外的弱,所以海盗们很轻松的就制服了他们。
萨拉查从船长室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船员们全部被死死的绑住,他一出来就吃了一记来自于勒萨罗打出的子弹,那子弹划伤了他的手臂。
“勒萨罗!”面对一群海盗,以及被他们偷袭的事实,萨拉查倒没什么,却因为被自己的大副背叛而感到恼怒“你竟然背叛我!”
“那是你逼我的,我说过你不应该伤害杰克,我答应过他只要有机会我就会救他出去!”
“……”
“好久不见啊,海上屠夫——阿曼多·萨拉查”亨利带着一丝看不出喜怒的表情看着萨拉查“你抢了我一件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我来像你讨回!”
“讨回?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亨利刚要站起来,就被蒂格拦住。
“蒂格船长?”亨利看着自己这位岳父级别的人物,对于他拦着自己的行为感到很不解。
“亨利,你跟着勒萨罗去就杰克。”蒂格看了亨利和勒萨罗一眼“萨拉查这边交给我!”
“好,那蒂格船长您小心!”
“嗯。”
“阿曼多·萨拉查,敢伤我的儿子!”待亨利和勒萨罗离开后,蒂格随手捡了块抹布、悠哉悠哉的擦着佩剑的剑身,语气显的很淡定,笑里带着刀“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面对蒂格,萨拉查倒也丝毫的畏惧,虽然这个人是小麻雀的父亲也是如此“我要的只有小麻雀,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我!”
“是吗?那么借用你之前的话:这得看你本事!”
其他海盗们很识趣的散开来,给两人留下足够的空间。
一个亡灵海军、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海上屠夫;一个是法典守护人、曾经享誉海上的海盗王。两个人都是一等一的剑术高手,这场对峙注定是高手之间的决斗。
而亨利这边,他跟着勒萨罗来到了船医室。一进门他就看到了蜷缩在水箱里的人鱼,有孕的杰克很嗜睡,在等待勒萨罗回来时又睡着了。
“!!!!!”亨利就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消瘦的人类上半身遍布疤痕、肤色苍白;原本缠在额头的红色头巾现在被缠在了眼部、微微的凹陷不难让人看出那眼眶中已经没有了眼珠;一头齐腰的长发被编成了一根麻花辫垂在脑后;小腹处高高隆起的弧度昭示着此人是有孕在身……
亨利不是没有见过杰克回归人鱼状态的样子,来之前也做足了心理准备,但他依然被眼前场景所惊呆。
“很抱歉,亨利!”勒萨罗看了一眼亨利的表情就知道他跟自己之前再见杰克时的感受是一样的,同时也多了一份自责“我没能保护杰克!”
“这个不怪你,勒萨罗。”亨利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现在我们先救杰克,有什么回去再说!”
“嗯!”
亨利轻轻的将人鱼从水里捞了出来抱在怀里,勒萨罗则是拿了一条毛毯:这条毛毯很大,足以将杰克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只留头部还要一点鱼尾尾尖在外。完了之后他见亨利刚要走他又将他叫住……
“等等,亨利!”
“怎么了?”
“这个水箱一起带走,以杰克现在的身体状况,长时间离了水不太好。”
亨利闻言看向现在勒萨罗旁边的船医,而后者应征了勒萨罗的话而点了点头:
“那就一起带走吧。”
随后勒萨罗、亨利带着杰克还有船医一起走了出去,他们回到甲板上时,蒂格和萨拉查之间的决斗已经结束了,萨拉查和其他沉默玛丽亡灵一样受制于新月和勒萨罗给下的药,最终他还是败给了蒂格,受了伤后昏迷、且被海盗们给压制住。
“杰克救出来了?”蒂格看着亨利他们回来。
“嗯。”亨利点头“吉本斯,叫上几个我们的人,去把船医室里的水箱给我帮到荷兰人号上。”
“是。”
得了命令,吉本斯立刻就指挥了几个船员去把船医室的水箱抬回去。
“亨利,沉默玛丽和这群亡灵你怎么处置?”蒂格问亨利。
“沉默玛丽是艘好船,收编留下,勒萨罗以后就是她新的船长。至于上面的亡灵……”亨利冷笑了一声,面带寒意“普通船员让他们灰飞烟灭,海上屠夫——阿曼多·萨拉查扔去死亡之地囚禁,没有我和海神的命令他永世不得释放。”
说完,亨利转身抱着杰克转身就走,勒萨罗和蒂格跟上,只留吉本斯指挥荷兰人号上的人将沉默玛丽用拖绳绑在黑珍珠和荷兰人号后面拖着;昏迷的萨拉查被押着去了荒芜的死亡之地;至于其他的沉默玛丽亡灵,被早就对他们深有仇视的海盗王们以及他们各自的手下用来自于女海神诸多惩戒亡灵的方法中、以最残忍的方式让他们死去……

【all杰/主萨杰、铁匠父子x杰】断翼的麻雀-16·下

第16章下半部分终于更完,亨利小天使也成功带着海盗舰队在独眼大副的里应外合下,怼上了老萨。
战斗场面我写不来,所以就先这么写了(以后会试着提升写打斗场面的文笔。😂)
另外最后一件事:
杰克得救了!

杰克得救了!

杰克得救了!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







底下放文:





——————————————————————







第十六章·下


回到了沉默玛丽上后,勒萨罗还是向往常一样工作:照顾有孕且即将临盆的杰克,并将计划告诉了之前就表示要跟他一起的船医;勒萨罗还将自己的心思和情绪隐藏的一干二净、干净到迷惑了沉默玛丽上的所有的亡灵船员,也迷惑了萨拉查。他重新取得了萨拉查的信任,萨拉查也恢复了勒萨罗大副的职位。
勒萨罗表面上很认真的工作,对萨拉查也如之前一样忠诚,可是在背地里却按照和亨利说好的那样实施着自己的计划:比如迷惑沉默玛丽上包括萨拉查、除去船医以外的所有亡灵,让他们放松警惕;比如用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将沉默玛丽的航向和目的地告诉亨利他们;又比如以各种合适的理由,把萨拉查手中、杰克的罗盘给骗到了自己手中等……另外还和船医通过亨利从女海神那边问来的办法研究出了一种针对亡灵的药剂,将这些药剂混在酒水食物里让全船亡灵喝下,在不知不觉中逐步消耗亡灵的力量。
等到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勒萨罗就放出消息给亨利,和他约定了一个开战的最佳时机点。接到消息的亨利立刻就给其他人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深夜,亡灵们因为勒萨罗和船医的算计而纷纷入睡,沉默玛丽就这么停泊在海上。感觉时间差不多的勒萨罗将水箱里的人鱼捞出来抱了抱“杰克,无论待会儿外面发生了什么,无论听到了多大的动静?你都不要害怕,乖乖和船医待在这里等我回来,听懂了吗?”
杰克闻言,知道对方是要冒险救他出去,不想给勒萨罗再添危险的他乖巧的点了点头,顺便拉过对方的手在手心写着什么,让他注意安全!
勒萨罗笑着在杰克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转而将随身的一柄短剑和装满弹药的火枪给了船医:
“暂时帮我照顾好杰克,同时确保你们的安全。”
“是,勒萨罗大副!”
说完,勒萨罗又看了看水箱里的杰克,然后走出了船医室!
在外面,庞大的海盗舰队已经包围了沉默玛丽,亨利就站在为首的三条船之一、荷兰人号的船首,勒萨罗也走上沉默玛丽的船首,看着亨利,对他微微颔首;得到信号的亨利举起了火枪对准夜空,舰队的也已经做好了开火的准备:而随着亨利的一声枪响,所有火炮一齐向沉默玛丽发射了一枚枚的炮弹,纵使沉默玛丽再厉害,她也无法抵挡住数量众多的炮火,虽然没有沉默,但也很快就失去了行动力!
亨利一手抓住一根绳子,一手举着佩剑,脚踏在船沿上“给我上,今夜是新月之夜、他们最弱的时候,所以给我狠狠的打,务必救出海盗王杰克·斯派洛!”
得到命令后,海盗们全部通过绳索和船板来到了沉默玛丽上,被惊醒的沉默玛丽亡灵都从睡梦中醒来,慌忙从船舱出来,但因为勒萨罗之前给他们下了药,又因为是新月,所以战斗力格外的弱,所以海盗们很轻松的就制服了他们。
萨拉查从船长室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船员们全部被死死的绑住,他一出来就吃了一记来自于勒萨罗打出的子弹,那子弹划伤了他的手臂。
“勒萨罗!”面对一群海盗,以及被他们偷袭的事实,萨拉查倒没什么,却因为被自己的大副背叛而感到恼怒“你竟然背叛我!”
“那是你逼我的,我说过你不应该伤害杰克,我答应过他只要有机会我就会救他出去!”
“……”
“好久不见啊,海上屠夫——阿曼多·萨拉查”亨利带着一丝看不出喜怒的表情看着萨拉查“你抢了我一件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我来像你讨回!”
“讨回?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亨利刚要站起来,就被蒂格拦住。
“蒂格船长?”亨利看着自己这位岳父级别的人物,对于他拦着自己的行为感到很不解。
“亨利,你跟着勒萨罗去就杰克。”蒂格看了亨利和勒萨罗一眼“萨拉查这边交给我!”
“好,那蒂格船长您小心!”
“嗯。”
“阿曼多·萨拉查,敢伤我的儿子!”待亨利和勒萨罗离开后,蒂格随手捡了块抹布、悠哉悠哉的擦着佩剑的剑身,语气显的很淡定,笑里带着刀“你的胆子倒是不小!”
面对蒂格,萨拉查倒也丝毫的畏惧,虽然这个人是小麻雀的父亲也是如此“我要的只有小麻雀,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我!”
“是吗?那么借用你之前的话:这得看你本事!”
其他海盗们很识趣的散开来,给两人留下足够的空间。
一个亡灵海军、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海上屠夫;一个是法典守护人、曾经享誉海上的海盗王。两个人都是一等一的剑术高手,这场对峙注定是高手之间的决斗。
而亨利这边,他跟着勒萨罗来到了船医室。一进门他就看到了蜷缩在水箱里的人鱼,有孕的杰克很嗜睡,在等待勒萨罗回来时又睡着了。
“!!!!!”亨利就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消瘦的人类上半身遍布疤痕、肤色苍白;原本缠在额头的红色头巾现在被缠在了眼部、微微的凹陷不难让人看出那眼眶中已经没有了眼珠;一头齐腰的长发被编成了一根麻花辫垂在脑后;小腹处高高隆起的弧度昭示着此人是有孕在身……
亨利不是没有见过杰克回归人鱼状态的样子,来之前也做足了心理准备,但他依然被眼前场景所惊呆。
“很抱歉,亨利!”勒萨罗看了一眼亨利的表情就知道他跟自己之前再见杰克时的感受是一样的,同时也多了一份自责“我没能保护杰克!”
“这个不怪你,勒萨罗。”亨利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现在我们先救杰克,有什么回去再说!”
“嗯!”
亨利轻轻的将人鱼从水里捞了出来抱在怀里,勒萨罗则是拿了一条毛毯:这条毛毯很大,足以将杰克整个人都包裹起来,只留头部还要一点鱼尾尾尖在外。完了之后他见亨利刚要走他又将他叫住……
“等等,亨利!”
“怎么了?”
“这个水箱一起带走,以杰克现在的身体状况,长时间离了水不太好。”
亨利闻言看向现在勒萨罗旁边的船医,而后者应征了勒萨罗的话而点了点头:
“那就一起带走吧。”
随后勒萨罗、亨利带着杰克还有船医一起走了出去,他们回到甲板上时,蒂格和萨拉查之间的决斗已经结束了,萨拉查和其他沉默玛丽亡灵一样受制于新月和勒萨罗给下的药,最终他还是败给了蒂格,受了伤后昏迷、且被海盗们给压制住。
“杰克救出来了?”蒂格看着亨利他们回来。
“嗯。”亨利点头“吉本斯,叫上几个我们的人,去把船医室里的水箱给我帮到荷兰人号上。”
“是。”
得了命令,吉本斯立刻就指挥了几个船员去把船医室的水箱抬回去。
“亨利,沉默玛丽和这群亡灵你怎么处置?”蒂格问亨利。
“沉默玛丽是艘好船,收编留下,勒萨罗以后就是她新的船长。至于上面的亡灵……”亨利冷笑了一声,面带寒意“普通船员让他们灰飞烟灭,海上屠夫——阿曼多·萨拉查扔去死亡之地囚禁,没有我和海神的命令他永世不得释放。”
说完,亨利转身抱着杰克转身就走,勒萨罗和蒂格跟上,只留吉本斯指挥荷兰人号上的人将沉默玛丽用拖绳绑在黑珍珠和荷兰人号后面拖着;昏迷的萨拉查被押着去了荒芜的死亡之地;至于其他的沉默玛丽亡灵,被早就对他们深有仇视的海盗王们以及他们各自的手下用来自于女海神诸多惩戒亡灵的方法中、以最残忍的方式让他们死去……






——————————————————————

序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446fff

第一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55f941


第二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5f0988


第三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6f39fc



第四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7ae41d



第五章·上: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880d25



第五章·下: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9fde97



第六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a53668



第七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c236ae



第八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c8d78e






第九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cc5c79




第十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d09beb




第十一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d46076




第十二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da709c




第十三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e441e3



第十四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eec20e




第十五章: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f43e93




第十六章·上: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fb401d



第十六章·中:
http://baekhyun667.lofter.com/post/1e4468f2_10ff100b